回到預覽

承接復興浪潮 跟隨耶穌腳蹤——學習聖靈復興運動課程有感

--   Judy Wang 姐妹

      感謝神,也感謝董牧師九月份培訓敎導聖靈復興運動。回顧歷史,前人偉大的宣敎士在世界各地撒下種子,興起屬靈的大覺醒。復興好像浪潮一般,遍地開花,不但激勵我,也要效法他們的腳蹤。現今敎會的光景,正如啓示錄所寫的,敎會離棄了起初的愛,就是不冷不熱,貧窮瞎眼。願普天下的敎會要像非拉鐵非的教會,行在主的光中,成為神所愛的。
      
      早期摩拉維亞大復興,神揀選使用親岑多夫,他一生“只有一個追求,那就是衪,只有衪”。他在聖靈引導下成立“守望村",弟兄姐妺彼此相愛,彼此守望,在靈裏合而為一,二十四小時分班不間斷禱告,整整一百年,為了敎會的復興,福音傳到地極,屬靈的生命代代傳承下去。二百多年,復興的浪潮一波接著一波,神興起很多衪的僕人,忠心跟隨,即使在困難黑暗的環境裏,靠著聖靈的大能,同心合一的禱告,晝夜不停的呼求,人心悔改,生命改變,神的國降臨在地上,如同在天上。
      
      十八世紀,神興起約翰衞斯理,他很勤奮,工作效率高,是一位優秀的奇才,他改革更新了英國敎會。他常常旅行佈道,建立敎會,訓練同工,有四十年之久。他佈道熱忱,注重聖潔與禱告生活,帶動了英國靈性復興,社會改革,普世宣敎的大趨勢,全世界也因此進入一個新畤代。
      
      從十八世紀中葉開始二百多年裏,先後出現四次復興運動。英國威爾斯大復興,由礦工伊凡羅伯斯所帶領的“順服聖靈”運動,長達八個月,超過十萬人信主,感動很多人叄加傳道的行列。大復興前夕,人們信仰冷淡,但因有禱告呼求復興的聲音,連續不斷好幾年,不但震動了地,也震動了天,因而大復興降臨,這是我們力行的好榜樣。
      
      美國三次的大覺醒:
      第一次大覺醒(1730s─1740s),愛德華茲傳講“因信稱義”,要罪人悔改,免得落在憤怒之神手中。凡聽到這信息的人大聲呼喚神的拯救。復興臨到,提高了道德,犯罪減少,人羣湧入敎會。接著懷特腓,他七次來美國旅行佈道,他極有口才,是十八世紀偉大的佈道家,也帶領很多人信主,造就了無數信徒的生命。
      第二次大覺醒(1800s─1830s),百姓悔改認罪,願接受主耶穌成為他們生命的主,敎會復興。
      第三次大覺醒(1880s─1900s),在戶外的佈道會中很多人悔改,得著救恩。神興起普世宣敎的浪潮,福音傳到非洲和亞洲。
      
      第二波靈恩運動的領導人為紀當奴(Donald Gee),他是五旬節教派的先知,堅持凡受靈浸的要說方言,五旬節敎會必須與主流敎會合作,吸引很多信徒跟隨,包括台灣,香港,南韓,新加坡和馬來西亞。
      
      阿根廷的過去,是崇拜偶像的國家,敎會軟弱。愛德華牧師與他的同工,一天八小時禱告祈求復興。一位姐妹受聖靈的感動啓示,敲桌子,一刹那一陣強風掃進敎會,每個人臉上發光,被聖靈充滿,復興的火在阿根廷全地燃燒。復興的果效持續了十年,神蹟奇事跟隨著牧師所傳的道。
      
      那一年,在台北真道敎會參加了愛德華牧師帶領的聚會。我還記得他說天國的門是很窄的,身體可以進去,大頭腦的人進不去,意指不信有神的人都是大頭。還有包德寧宣敎士帶聖經到中國,神的能力蔭庇他,使他成為隱形人沒有被發現。有一個很深的夜晚,在河邊爲一個啞巴施洗,啞巴竟然開口說話,對他媽媽說:“這裡的水不冷。”神大能的作為使我更加屈膝敬拜。他高中畢業的那一年,要考神學院,父母不准,他從窗戶爬出去。他又說為福音受逼迫的弟兄姐妹,在監獄中對我唱“最知心的朋友”,思念主的愛,表达對主的渴慕,管理員以為對自己的愛人唱的,很好聽可以去電臺唱。
      
      回顧過去歷代復興浪潮中,熱愛神的僕人所付出心血,甚至生命的代價,使我熱淚盈眶。一個奇妙的夜晚,我安靜等候神,不求什麼,只是愛祂渴慕祂,如鹿渴慕溪水。主用微小的聲音呼叫我的名字,那一聲成為我一生的力量與喜樂。接著在異夢中看見的那雙彩色運動鞋常在我眼前,這代表傳福音的託付,我要努力奔跑擺在我前面的路程。紐約的地下鉄是我的禾場。十一年前,奉兒女之命搬來Houston,有一個“大問號"永遠在我心裡,馬路上看不到一個人都在車子裏面,只有仰天長嘆!也只有小小的CoCo's Cafe是我小小的禾場,但滿有神的同在。過去的年日,所走過的路,所撒的福音的種子,聖靈澆灌,天父有百倍的收成。

 

回到預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