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預覽

從倪柝聲生平簡史看風雨中的中國教會

--   

      引言
      
      在特定的政治環境下,因信仰而成囚犯,這是身不由己。但若在自由意志的選擇下仍自投羅網,輕看世間富貴榮辱,視死如歸,其背后必定有一強大動力驅使之,倪柝聲就是眾多勇者中的一位。原名倪述祖,福建省福州人,一九零三年出生於基督教家庭,十七歲得救歸主並蒙召,自認是更夫,在夜間為人守望,透過文字著作向各時代發聲,故取名“柝聲”(Watchman)。掌管歷史的主,給他特殊的地位,特殊的時空,叫他在生前死后不斷發聲,正如其名。
      
      
      一、當代背景
      
      從13世紀開始,羅馬天主教的傳教士們開始間歇地嘗試將基督教引進中國,但大部分都失敗了。17世紀耶穌會(Jesuits)的神父們曾獲某些成就,但在1722年全部被逐;后有一小批法國道明會(French Dominicans)的教士們在此事后繼續留在中國服事那些散居全國各地的天主教徒,然而中國實際上已經成為對所有外國人封閉的土地了。
      
      1807年馬禮遜(Robert Morrison)在澳門向中國人傳福音,1819年他完成了中文聖經翻譯,並卒於1834年,葬於澳門。隨後有英國使臣馬戛爾尼(Lord Macartney)繼續努力在這方面服事,但外國人仍然不被批准居住在中國土地上。1839年中國在廣州焚燬了大批英國鴉片,爆發了鴉片戰爭,中國戰敗,1843年簽訂了“南京條約”,香港割讓給英國,並開放五口通商。1858年英法聯軍攻陷北京,於1860年簽訂“北京條約”,內容要求領土割讓,並於長江沿岸開設通商港口,鴉片貿易被合法化,外國人可以自由出入中國。中國人稱此條約為“不平等條約”,視帝國主義對中國的侵略行為。
      
      對宣教士而言,門戶開放無疑是個宣教良機,他們認為是神的手打開了中國福音的門,宣教士的活動集中於通商港口,中國最早的教堂亦是在五個港埠建立起來,然而外國宣教士背上了“帝國主義者的工具”、“中國文化侵略的先鋒”之惡名,甚至今日的中國教會也分擔了這些罪名。
      
      19世紀末,中國人因無法忍受西方列強對中國人的剝削與羞辱,開始敵視所有外國人並逼迫殺害外國宣教士。1921年中國共產黨成立;1926年中共推動全國排外及反基督教運動,使所有宣教士必須撤退到中國沿海一帶;1928年中國內地會開始在各地教會施行自立、自養、自傳的政策,以代替宣教士管理的方式。這以前,中國福音工作者、女傳道、牧師和學校教師都受差會基金補助,故共產黨稱他們為“帝國主義的走狗”。自立自養自傳政策使許多福音工作者被迫離開較貧困的地區(例如:山西),到其他外國差會仍然支付豐厚薪水的地方,因貧窮的信徒無力負擔傳道人的生活費。
      
      
      二、倪柝聲部份事工簡述
      
      1878年英國聖公會設立了“三一書院”,為一所包括小學、中學及神學院的學校,倪柝聲於此求學,總是名列前茅。1919年末,倪柝聲在女傳道余慈度的佈道會中信主,並在宣教士和受恩小姐的影響下屬靈生命得到極大益處。1922年一位年輕海軍軍官王載與他一起在自己家中舉行了非正式聚會,其不拘形式的特色吸引多人,由於倪柝聲不滿“三一書院”過於形式化的聚會方式,很快便投入了這小團體。這小團體成了“小群教會”的前身。
      
      25岁时,倪柝声写了第一本书“属灵人”,把所有的宗教体验都解释为属肉体的、属魂的和属灵的。1983年发表了“工作的再思”,表达了他对诠释教会的主要立场。此外尚有“小群诗歌集”、“正常的基督徒生活”、“主工人的性格”、“人的破碎与灵的出来”等等。其著作在世界各地为主发声,叫多人受益,特别吸引真心寻求与基督更深结合的人。1928年开始自称“倪柝声”,定居上海,在英租界里的哈同路建立自己的聚会。他支持使徒行传的模式,一开始就设立自立自养的家庭教会,待聚会成熟并有自己的领导人时才考虑聚会场所,有别于一般宣教团体的做法。
      
      倪柝声认为每一地区只能有一个教会,此外都不是真正的教会,由此说来,除了他所建立的教会才是真的,其他的都是异端。
      
      倪柝声以及中国许多基督徒强调自立自养,乃因共产党指责中国基督徒受雇于外国宣教团体为“帝国主义走狗”,“外国宣教士是帝国主义对华侵略的一部份”,故极力推动中国教会的独立自主,摆脱外国宣教士的控制。于是各种独立运动产生了包括1917年张灵生在北京成立的“真耶稣教会”,1921年敬奠瀛在山东成立的“耶稣家庭”,最后1928年倪柝声在上海发起“地方教会”(或称小群教会)。小群教会始终都忠于圣经,但在某些教义上亦出现偏差,近乎背离了圣经。
      
      
      三、熬炼精金的火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宣布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1950年底中国内地会决定将宣教士撤出中国,并于1951年初正式大批撤出。
      
      以下摘录一段从网路上读到的文件:
      
      公公(倪弟兄)于1952年被捕之前,有机会为教会事宜去香港,当时有许多人都劝公公不要再回大陆,但是他受神的呼召,要『回大陆去,与弟兄姐妹一同受苦』,他很清楚神为他定的道路……『我的结局,不是被提,就是殉道。』他回来后不久,即被捕关入上海提篮桥监狱。1967年,15年刑期满了,政府要他公开声明放弃信仰,因为他们对外已经公开造谣说:『倪柝声放弃信仰了』但这个考验对他又算得了什么?主对于他实在是太宝贵了!为了对主忠诚,他再一次放弃所谓的『人间自由』,在狱中15年之后,甘心继续为主做囚徒。这一次公开表态引来的更大逼迫,公公被关在两位流氓刑事犯一起,小流氓的任务就是逼他放弃信仰,他们越狠地虐待他,自己就越能立功。曾听监狱中难友说,公公的一件背心也被他们打烂了,可想而知,为了不放弃信仰表态,他吃了许多苦。当他们的目的不能达到,而他的刑期又满了,公公就被秘密押送去上海郊区的青浦县青东劳改农场,此期间,婆婆还被批准去看过一次,然后又突然音讯全无好几个月,事后才知道,公公又被押到更苦的地方:安微深山里的白茅岭劳改农场。
      
      1971年11月婆婆中风去世,在这之前已被允许与公公通信。(曾有一段期间,连通信都不准,所以无人知道公公当时的去向。)婆婆从中风开始到去世仅仅三天,这也正是她在世时向主所求的,患有严重的高血压及心脏病,知道最后总会死于中风,所以她一直盼望一旦发生中风就很快被主接去,即不拖累别人,也免得受长时间之痛苦。感谢主,听了她的祷告成就了她的心愿,从中风昏迷到去世只有三天,在医院里十分平安,全无痛苦地被主接去。
      
      婆婆去世后,我们不敢马上报告公公,因为知道他的心脏很衰弱,恐怕一下难以承受如此的打击。过了一个多月,才断断续续写信告诉他。但是自从婆婆病危直至此期间,他似乎有预感,不断来信询问婆婆的身体情况,他信中十分迫切地想早点出来与婆婆团聚,好在病中服侍她。当大姨婆(倪师母的大姐)与孙女一起于1972年初去安微看公公时,知道他的心脏及其衰弱,婆婆的去世是一桩使他万分痛心的事,因婆婆是他唯一保持联系的亲人。事后听同房的难友说,公公一直有一个心愿,想早点结束他的刑期出来与婆婆团聚。他知道婆婆的身体非常差,他曾说:『我的刑期像是与我妻子的生命赛跑,如果我能在她还在世的日子出去,就可以好好服侍她,她为我受了许许多多的苦。』
      
      公公入狱之前,为教会的事奉一直奔走于全国各地,入狱后一下又是二十年,他们俩夫妇在一起的日子实在屈指可数。当公公被捕时,他们捏造了许多骇人听闻、莫须有的罪名来诬陷他,当时蒙蔽了许多弟兄姐妹,但婆婆对他最了解。婆婆说:『他们说他的这些事,都是根本没有的,公公为主的缘故,承受了许多非人所能承受的冤屈。公公关在提篮桥监狱时婆婆还可以每月一次送去少量的食物及日用品,以后转去青东农场,婆婆也去看过他一次,再后就没有见面的机会了。为婆婆的离世,公公非常难过,听同牢的人说,他曾悲痛多日。四月二十二日从他给大姨婆的信中知道他『维持自己的喜乐』,这些年来,一个又一个重重压迫,并没有使他气馁,因为他所仰望的,乃是这位叫我们永不失望的神。
      
      1972年6月,我们接到农场的通知,说公公已去世,我和大姨婆赶去农场到了那里才知道他们已将他火化,只能看到他的骨灰了。他的难友告诉我们,当时他的心脏病发作非常厉害,他们在他垂危时,将他放在一台拖拉机上拖去四十里外的农场医院,这四十里坎坷不平的山路,被拖拉机载着颠簸,就是身体好的人也受不了,更何况是一个忌震动的心脏病垂危病人,在途中公公被主接去了。临离去前,他留下一张纸在枕头下面,那是用非常颤抖的手写下的几行大字,公公要用他一生的经历,来证明这个他至死都持守的真理:『基督是神的儿子,为人赎罪而死,三日复活,这是宇宙间最大的事实,我信基督而死。倪柝声』当农场干部将这张纸给我们看时,我祷告主让我快速将它背下来记在心里……
      
      公公去了,他至死忠心地带着他的血染冠冕被主接去了。虽然神没有成就他最后的心愿,能活着出来与他妻子团聚,但主却预备了更好的:他们团聚在主前。
      
      『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却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希十一:13)『所以神被称为他们的神,并不以为耻,因为祂已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希十一:16)
      
      他们去了,如同许多的殉道者一样,是神为祂自己的名呼召出来的一班得胜者,是这个世界所不配有的人。如今他们安息了,但是他们的祷告、他们的果子,却一直在那里蒙神悦纳,在那里起着不息的功劳,他们的脚踪也激励我们更忠心向着主。
      
      另一篇网路文章的摘录深刻地描写倪柝声所遭遇的磨难:
      
      方圆几十公尺之外,环绕着一个城市的繁华,只一步之遥,倪柝声若公开声明放弃信仰,就可以重回自由的怀抱,重回门外曾经享有荣耀高峰的天地。狱长向他承诺:『放弃就释放!』释放?多诱人的字眼!但没有人比一个忠心至死的基督徒更了解释放的真义,相对于监狱内千人集会的批斗、控诉,连番身心施压的折磨,漫漫年日,倪柝声没有改变初衷。一位服刑期满的狱友,事后追诉亲耳所闻──『我不放弃!』倪柝声斩钉截铁的表态,这一念,使他终生带着囚徒的印记,直到最后一息。
      
      深入转折再三,就在碧竹环绕的水塘彼岸,找着倪柝声分发的『残老队』原址,一排排连间屋社区,错落在树林间,清幽处让人直觉山穷水尽、柳暗花明。自己像是误闯桃花源的武陵人,只是我欲寻访的遗民,不及珍赏幽情,竟拖着衰残的病体,至死承受了最后无情的批斗,病危不起,场员以拖拉机连夜在极差的路况里强行运送至总场医院,曾踩在那碎石路上的我,可以想象那是垂死的长者不堪的磨难。
      
      
      四、属灵反思与告白
      
      1.基督徒不是帝国主义的走狗
      从历史的发展可以很清楚地看见,虽然五口通商等条约的签署,是令中国人难过屈辱的事迹,西方列强的确蛮横可恶,但宣教士向中国传扬福音是付出极大代价的,包括离乡背井、学习中文、刻苦耐劳、疾病缠身甚至客死异乡等,他们没有任何政治侵略,单向中国宣讲耶稣的爱。只是因为当时的局势,造成中国人对宣教士深深的误会,以为基督教就是洋教,而大大排斥。上帝爱世人,包括爱中国。长久以来,上帝透过不同方法、管道让中国人得听福音,即使在极大的考验下,上帝亦叫福音在中国兴旺起来,因为耶稣基督的血,不但为犹太人而流,为西方人而流,也为中国人而流,唯有信靠这位独一的真神,灵魂才能得拯救。
      
      2.传道生涯必须有舍己背十字架的心志
      耶稣基督亲口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路加福音9:23)虽然圣经教导事奉者可以靠福音养生,但作传道的动机绝对不是为谋求养生之路,而是因为蒙主的恩典,更领受了主的呼召,愿意白白得来,白白舍去,真正委身,真正摆上,随时准备为主殉道。因此所作的一切不是为个人的利益,而是遵行神的旨意。正如倪柝声自己写的:“工作:起始──神的旨意,进行──神的能力,结局──神的荣耀。”;又如他自己说的:他受神的呼召,要“回大陆去,与弟兄姐妹一同受苦”;“我的结局,不是被提,就是殉道”;“基督是神的儿子,为人赎罪而死,三日复活,这是宇宙间最大的事实,我信基督而死。”
      
      3.伟人的失败
      即使是那么被神重用的倪柝声都有他的偏差、他的失败。但世上谁是完美的?若有人是完美的,他就不需要救恩。除了神,没有人从来不犯错。神深知这一切,所以神预备了救赎恩典,同时神继续使用人与他同工。从伟人的成功与失败,叫我们看见神如何在卑贱的器皿中成就他伟大的工作,并且看见神的慈爱怜悯是何等的丰盛,叫人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
      
      4.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
      许多人都会问:如果神是慈爱的,如果神是大能的,为什么神许可这么多的苦难临到他忠心的仆人身上?苦难的问题自古以来没有完满的答案,但至少从各个不同的苦难中,对于当事人,对于当代,甚至对于不同遭遇、不同群体的人,产生了不同的意义。起码,从许多中国教会属灵伟人受苦的事件,叫更多人看见神是他们真正喜乐、满足、能力的源头,没有任何事可以叫基督的爱与信靠他的人隔绝,“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罗马书8:35-39)
      
      5.人活着乃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1951年当中国内地会的领袖离开前,与倪柝声有段谈话,有人问他,认为宣教士将来应如何提供中国教会最好的服务。倪柝声立刻回答说:“提供我们圣经注释本。你们已经有很多,我们有的却那么少。……当你们能够再度回来时,不要以传福音的身份来,而是以我们教会的指导的身份来,这样你们就会受到非常热烈的欢迎。”这位有远见的前辈发出的呼声今天仍然萦绕在耳际、盘旋于心中。神的话语,是每个时代的指明灯,是人生道路上的光,然而,缺乏牧者,缺乏适当的装备,使许多中国基督徒无法掌握真理,逐渐产生各样异端。海外信徒拥有丰富的属灵资源,我们需要伸出援手,让中国信徒同享灵里的饱足。

 

回到預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