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預覽

两次以色列之旅的见证

--   席丽娜(Lina Hertz)

      第一次去以⾊列
       2016年11月,第一次踏上以色列的⼟地。那时的我,虽然成长在基督教家庭,但是完全远离了神,甚⾄怀疑是否有神的同在。没有教会⽣活,没有祷告,沉溺在上海纸醉⾦迷的⽣活中,⾃以为过得很好,但⼼⾥常觉得空虚,所以我经常旅游,每年有4个⽉都在国外,想在不停的奔波中找到⼈⽣的⽬标和意义。突然有⼀天接到爸爸电话,他说妈妈要去以⾊列,问我愿不愿意陪妈妈去旅游,如果我去,费⽤他负责。我⼀听这么好的事情,免费旅游,还有⼈付钱,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结果到了以⾊列,才知道我是跟着纽约基督旌旗411教会的团队去的。这是⼀个朝圣之旅,所到之处,董牧师都会带着⼤家分享经⽂和祷告,那时的我觉得和这个团队格格不⼊,常常他们在祷告的时候,我跑得远远的躲在⻆落⾥抽烟,⼼⾥⽆限的抗拒。
      
      遇见神
       但是很奇妙的,在5天以后,耶路撒冷圣殿外⾯,当牧师在讲当时耶稣如何把做买卖的⼈赶出去,为祷告的殿成为贼窝痛⼼的时候,我突然莫名其妙的流泪,怎么也⽌不⽌,流了⼤概1个多⼩时,让我羞愧难当。流完泪当时并未觉得有什么改变,后来才知道,那时神已经敲开了我坚固的⼼垒。
      
      得医治
       以⾊列之⾏的最后⼀站我们来到加利利海,当我们的船到中央的时候,船熄了引擎,牧师在敬拜祷告后,让每⼀个⼈都向神做⼀个祷告,惟⼀的要求是若神成就的话,就回来这边做见证。我那时被慢性荨麻疹折磨5年多,每隔3天就得按时服药,不然发起病来浑身痒得整晚睡不了觉,抓这⾥那⾥痒,抓那⾥⼜其它部位痒,全身都是肿起来的胞。跑遍了上海所有出名的⽪肤科医院,挂遍了专家门诊,都说慢性荨麻症治愈率近乎为零,只能控制,要根除基本不太可能。所以当时的我到哪都得带很多的抗过敏药物。在那⼀刻,我抱着试试看的⼼理向神祷告:“神啊,祢若是真的,求祢医治我的荨麻疹。”离开以⾊列,回到了纽约的姐姐那,不知是不是因为时差或是疲累,我在床上整整昏睡了2天,⼀觉醒来,发现⽪肤没有痒,⼜等了两天,还是没有痒,在那⼀刻,我⼼⾥有个坚定的想法:“神已经医治了我”。我让妈妈⼀边祷告,⼀边奉耶稣基督的名把药都丢了,因为我不再需要了。那时我对神说:“神,我知道祢是真的,我从此再也不会否认祢了,因为祢在我身上⾏了⼤神迹。
      
      婚姻的赏赐
       离开纽约后,我去俄勒冈州⻅见⼀个美国朋友,他是2016年8⽉去上海旅游的时候认识的,我觉得和他很聊得来,但他⽐我⼩了7岁,年纪的差异让理性的我就把他当作朋友,对他没特别感觉。想着从没去过俄勒冈州,就顺带去温哥华前过去玩玩。他来机场接了我,我⼀上车,从侧⾯看着他的时候,⼼⾥突然喜欢上了他,我完全忘记了他的年龄,只记得看到了⼀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帅哥。我兴奋得和他分享我在以⾊列的所见所闻,告诉他我如何莫名其妙流泪,如何被神医治。他后来和我说,也是在那⼀刻,他⼼⾥忽然觉得我就是那个他要找的⼈。那时他和我的光景差不多,从⼩妈妈是基督徒,可是他⾃⼰没有真的经历过神,徘徊在信与不信之间,也没有教会⽣活。4个⽉以后,他给我买了去美国的单程机票,我告别了中国的家⼈和朋友,处理了⼀切事物,义⽆无反顾的踏上了去美国的飞机。⼜是4个⽉以后,我们在加州登记结婚。
      
      ⼜⼀次经历神迹
       因为恋爱期很短,快速进⼊婚姻,加上去美国投靠他,发现实并不像他说的那样好,期盼和现实的落差让我⼼⾥越来越不平衡,我们的争吵越来越多,后来发展到我经常动⼿打他,两个⼈关系⽇益下降,更可怕的是来美国前答应他戒烟,可是我根本做不到,在⼀次偷偷抽烟被他抓住后,我们的争吵到了顶峰。那时我身⼼俱疲,觉得和他应该是过不下去了,这样绿卡就没希望了,但我也⽆无法回中国了,那时可是趾⾼⽓扬不不顾众⼈反对去的美国,回去遭⼈耻笑去?于是聪明如我想找个学校深造,这样⾄少能有学⽣签证暂时留下来。我⼼心⾥⼀直对室内设计很有兴趣,就⾃⼰偷偷在⽹上看学校,⽐较各类艺术类院校。就在这时,妈妈突然来加州看我,那天是2017年的10⽉底,她说她有个使命,就是要帮我找华⼈教会,这样才有归属感。她当天早上⼀下飞机,就带我找到了⼀家教会,巧的是晚上在教会⾥正好有特会,我就和妈妈去参加了。⼊席⽽坐,聚会开始,这个来⾃希腊的牧师开⼝的第⼀句话,就说:“我闻到嘴边有尼古丁的味道,你们当中有谁或你们的家⼈,在挣扎着戒烟但是没有戒掉的,请站起来,我有感动要为你们祷告。”我⼼想反正没⼈认识我,没啥丢脸的,我就第⼀个站了起来,还有陆陆续续其他⼈也有站起来的,牧师远远的为我们祷告,奉耶稣基督的名斥责我们身上的烟⻤鬼离开我们。祷告完以后,我觉得我头晕晕的,但是晕得很舒服,整场聚会也没听到啥,就是在晕晕的感觉中享受,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籍着烟⻤的赶除,圣灵终于可以进到了我身上了。那⼀天以后,我再也没有抽过烟,没有任何戒烟的痛苦,因为瘾的源头已经赶除出去。
      
      神的呼召
       紧接着在赶除烟⻤的第⼆天,同⼀个牧师,他把我点了出来,他和我说了⼀些我最近⽣活的状况,我⼼⾥已经被震惊了,因为若不是神的灵与他同在,他是不可能知道这些细节的,但更让我震惊的是他说:“你现在看的学校神说可以等,但是神让你去的圣經学校你不能等了,神让你装备的季节到了,⽽且我看到2018年的1⽉你就要开始了。”那时我知道这是神对我的呼召没错了,因为看学校的事,除了我和我的电脑以外,并没⼈知道。聚会结束后我⼀问教会⾥的⼈,说什么学校是可以装备的,他们说这个教会本身就是⼀个学校,下学期在2018年的1⽉2号开学。我就这样懵懵懂懂的报了名,成了神学院的新⽣。
      
      ⽣命改变
       接下来在学校装备的⽇⼦,我以为我为神摆上⾃⼰做了牺牲,不想得益最⼤的⼈是我。天天浸泡在神的恩膏中,不知不觉我的⽣命开始改变,我⾃⼰并未察觉,可是丈夫惊讶不已,他说以前那个难相处,性格暴戾的我已经不见了,变得越来越温柔,好相处,对他也越来越好。然后他也开始慢慢改变,因为他觉得看我变得这么好,让他更加爱我,所以他想要为我付出更多,更宠我,也因着戒烟的神迹对他的冲击,他慢慢开始跟着我去教会,慢慢开始每晚读经,慢慢每天⽆数次祷告,把⾃⼰新开办的公司完全交托在神的⼿中,慢慢开始不听流⾏歌曲,只听赞美诗,神的话神的灵也进到他⽣命中,让他也开始凡事依靠神。
      
      婚姻中的遗憾
       我们的婚姻已经到了⾮常融洽的状态,每天在神⾥相亲相爱,丈夫⾮常⽀持我在神学院的学习,因为他得到的是⼀个越来越有耶稣性情的妻⼦,我在学校学到的知识都会分享给丈夫,所以他也不知不觉对属灵的事情越来越了解,知道为家庭做争战祷告,神也⼤大祝福丈夫的事业,让我安然⽆忧的去神学院读书,不⽤为⽣计操⼼。惟有⼀件事压我⼼头,就是想要个孩⼦,眼看⾃⼰年纪⼤了,丈夫却还年轻,他似乎⽆无法体会我的焦急,尝试很久都⽆法受孕,后来拿到身份回国的时候,因为下腹⽼是隐隐作痛,就去国内看了妇科医⽣,医⽣说我的疼痛是输卵管堵塞或是输卵管有炎症,让我在治疗好之前⼀定要避孕,不然肯定会宫外孕。我不死⼼,⼜找了另外⼀个医⽣看,那个医⽣说的话也让我⼼⾥⼀惊,她说你⼀个优势卵泡都没有,怀孕谈何容易,先搞清楚你的输卵管什么状况,进⾏治疗,再定期去医院检测卵泡。我在⼏年前做过盆腔镜⼿术,是导致输卵管堵塞发炎和堵塞的原因,因为复发率很⾼,听完医⽣的话,我真的是⼼灰意冷,我那时对⾃⼰说,想要孩⼦我只能靠神了。
      
      第⼆次去以⾊列
       2019年7⽉,我再⼀次跟着董牧师团队去了以⾊列,那是在我看完医⽣的2周后。此次的以⾊列之⾏,我有三个愿望,⼀就是为神做见证,祂当初医治了我的荨麻症;⼆是在约旦河受洗,因为两年前那个叛逆的我拒绝受洗;三就是向神求孩⼦。这次以⾊列之⾏让我感慨万分,神在如此短的时间迅速改变我⽣命,当我跟着团队⼀起敬拜⼀起祷告的时候,我⼼⾥⽆⽐的⾃豪,爱神的⼼被激励,作为神的⼉⼥,来到这⽚⼟地祝福以⾊列⺠,不知道多么蒙神悦纳。“你们要为耶路路撒冷求平安。耶路路撒冷啊,爱你的⼈必然兴旺。”(诗122:6)
      
      ⼜⼀个神迹
       从以⾊列回到美国的2周后,我发现⾃⼰怀孕了。测出结果的时候,我竟然被恐惧的⼼理占据,中国医⽣的话窜出我脑海,我担⼼⾃⼰宫外孕,过了⼏天才告诉丈夫,他却充满信⼼的说“这孩⼦不是你去以⾊列祷告了以后神给我们的吗?神给的怎么会宫外孕呢?”我这才开⼼起来。后来在6周半去看医⽣的时候,胚胎已经有⼼跳了,“嘭嘭嘭”跳得可快了,乖乖已经在⼦宫⾥安营扎寨了,我喜悦的泪⽔水⽌不住的流了出来,那时才确认,这是真的,神真的⼜⼀次⾏了神迹。神真的是信实,祂给的远远超过我的所求所想,祂⽤⼀次次的神迹,帮助我挪去⼼⾥的⼩信,祂⼀次次⼤能的⼿,把我从深渊救拔了出来。当我愿意把⼼交出来给祂的时候,祂给了我整个世界。“祂使我的灵魂苏醒,为⾃⼰的名引导我⾛义路”。(诗23:3)
      
      感谢赞美神,把荣耀单单归给祂!
      

 

回到預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