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預覽

杂技表演偶感而发

--   董晓卿牧师

      前晚承蒙朋友一家的热忱相邀,观看了一场美国马戏团的马戏和杂技表演,感触良多,不由得提笔一叙。
      
      首先,咱们来探讨一下这马戏的起源:大约在新石器时代,中国的杂技就已经萌芽,原始人在狩猎中形成的劳动技能和自卫攻防中创造的武技与超常体能,在休息和娱乐时,在表现其猎获和胜利的欢快时,被再现为一种自娱游戏的技艺表演,这就形成了最早的杂技艺术。杂技艺术在中国已经有2000多年的历史。杂技在汉代称为“百戏”,隋唐时叫“散乐”,唐宋以后为了区别于其它歌舞、杂剧,才称为“杂技”。既然是中国的土产,因此在美国就不算是本土文化了!想想也是:这碗饭吃的是辛苦血汗钱,除非是生活所迫,或极少数人是兴趣所致,否则谁会拿命去换别人的乐子所赏的几个小钱呢?
      
      但是看后的第一印象就是:美国人人高马大,对于杂技这个技术难度和灵活度要求都极高的技艺,好像难上加难,但是这演出一结束,不由得叹为观止!因为:这难上加难的活计被美国佬演绎得居然得心应手,特别是那几位俊男靓女在高处表演荡秋千甩人抓人和翻滚转身那惊心动魄的场面时,底下观众屏气宁息,老先生老太太那紧张得半张的嘴连口水都滴答下来了,但是上面的妹子居然还在跟着音乐的节奏扭臀摆腿,潇洒自如!如果这马戏杂技的表演源出于东方,那么今日我们可真看见“大同世界”的形成已经渗透在文化领域的诸多层面:今日中国人的电影已经可以登欧美大雅之堂;而美国的杂技表演也堪称领会了灵巧之精髓了!看来“天道酬勤,事在人为”是真实不假的。
      
      这第二印象就是所有的节目排序紧凑,除了中场20分钟的休息,节目编排有条不紊令人目不暇接,毫无冷场和凑戏的印象——偶尔几个小丑出来跳跳梁,那么一定是在另外的大半个场地正紧锣密鼓地布置下一场精彩表演的道具。他们真是抓住了人心,为什么?——就是“认真”二字。试想如果没有精心的的筹划,严密的设计,哪来这些新奇精彩?记得半年前参加一个有50年历史的神学院的毕业典礼,整个现场气氛像是进入坟墓,程序单调又拖沓,每个发言者唯恐别人记不住自己的口才之差和发言内容之冗长无味,底下人心暗潮汹涌,只是迫于面子而不得不坐在那里受罪。最后一位看似有点灵恩的牧师带领敬拜试图突破这种沉闷,但是事实证明他成了当空一炮,就是昙花一现的礼炮——因为火星立刻又被淹没了。我真是为他感慨: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我们的神厚重而灵动,为什么我们却把神错误地演绎成一个“精神坟墓”的所在?很多人不是不喜欢教会,而是不喜欢教会里面感觉不到神那活泼新鲜的生命!因为很多时候我们失去了“认真”二字,对于事工老生常谈,不花时间躬身自醒,不花时间在我们的专长上“与日俱进”,不花时间在主的话语上饥渴慕义,以至于我们失去主同在的生命力,还把罪责归咎于会众的“不冷不热”。主耶稣说: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一个小小的表演都可以使人意兴盎然,挑旺一个又一个期待,神是做新事的神,我们是不是也该撒手让神来挑旺我们的期待?
      
      第三印象是:这庞大的一个表演团,少说也有百十号人,外加几十只动物:老虎、马、骆驼、大象小象、驴子还有狗。但是主角、配角和动物们都和谐一致,没有冲撞。那主角是一个色艺俱佳的黑人,他适时地出场,制造高潮来承上启下,但又不侵占时间过分渲染自己的魅力尽抢风头;配角们则个个在自己的角落尽情地表演着,尽管有些角度不引人注目,或人的眼球早被其它更吸睛的人物聚焦,但他们仍满面笑容,尽情挥洒,仿佛自己就是主角!轮到一个大团队表演时,团员们还会伸手拉住那最后跳上台子的队员,哪怕他只是一个配角!惊险绝伦的一个表演是铁网飞车。一个球状铁笼子,七个车手驾着七辆摩托车在里面风驰电掣!我只记得在维加斯看过四辆摩托车在同样大小的铁轮中表演,那次把近距离观看的父母吓得面如土色,我竟然还强迫他们微笑一下留张纪念照。但这七个骑士驾着速度如此之快的摩托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如此自在,各行其道,其中奥妙令人深思!不知他们练习的时候曾彼此冲撞了多少次,又受过多少皮肉伤,甚至内伤!但是最终他们还是做到了:高度和谐、高度敏锐、高度配合,所以呈现的果效就是:高度成就、高度胜利、高度荣耀!何时我们在教会中的彼此相处也可以如此:小小空间成就神高度荣耀!试想他们中有一个人,只要那么一个就行,想独行其道,任性妄为,那么结果是什么?七个人会自相残杀,车毁人亡!神又特意把我们关在教会这个圈子里,就是期待从我们这些罪人身上得至高的荣耀,我们是不是也该学学这些骑士的各行其道、各谋其政、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的相处同工之道呢?那么事工中车毁人亡的结局就一定会减少。神的话说: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印象最深的是一个三人高难度的空中飞人表演,主角在一个最高难度的飞跳表演时失手,掉在了下面接人的网子里,观众席一片嘘唏声,另外两个配角并没因此幸灾乐祸,而是选择提前结束剩余的表演,一个接一个潇洒地跳进网子里,选择和主角一起结束他们共同的表演,甚至给人一种我们是故意以此方式结束表演的感觉。最后三个人一起拉手谢幕,那个场景带给人的触动胜于他们之前所有的表演——他们懂得“同进退,共荣辱”,这不就是保罗所说的“免得身上分门别类,总要肢体彼此相顾。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没有争竞、挟私、扭曲,连“败笔”都赢得了观众的阵阵掌声,成为他们的亮点!在他们鞠躬谢幕时,观众恨不得站起来反向他们致敬!
      
      这第四个印象就是一个最小的配角:一个侏儒。你说他是配角,可他从头到尾地活蹦乱跳,又常常站在主角的车前马后,似乎故意反衬主角的高大倜傥。但他脸上没有自卑,忠于他可有可无又看似拙劣的戏份,最后全团谢幕时,他又风光地站在主角华丽的游车上,他的神情宛如第二主角;在一个大型表演结束时,他趁兴在跳毯上一展身手,翻滚跳弹,无所不能——不得了,原来这个小侏儒也是有真功夫的,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因此他几乎和主角一样成了人们心目中的灵魂人物,非但如此,他甚至比看似趾高气扬的主角还多了一份人气:就是因为他肯“幽自己一默”。所以神国很多人以呼召和恩赐征服众人,但是“平易近人”和“舍己博君一笑”的风度也为我们的愚拙加分不少。不过这两样都求神给我们智慧取法自然,不造作,而最终目的是让神的工作顺畅进行,不因我们的桀骜而夭折,也不因我们的屈让而亏损。
      
      这最后的印象就是:偌大一个马戏杂技团,偌大一个历时2个小时马不停蹄的表演,动物的铁网子,老虎的铁笼子,接人的弹性网子,车辆人马,灯光,外加一流的现场乐团——呜呼!这人、车马、动物的人头、行头,旅行起来可不简单,那么多只大象和老虎这种贵重动物,外加人和牲畜的饮食起居;所有的节目加起来得有二、三十个,我没有细算。但是我真是好奇他们的总领导,不知这位人物的庐山真面目,但未曾谋面已先敬谢三分。这位领袖的最成功之处在于“定位”二字,试想如果让那位300磅的大力士去表演空中飞人,我看那秋千就先断了,他人先飞下来掉在地上风度扫地了;又试想如果让那位侏儒客串主角,那么外人定认为这个团体没戏看,因为“由近察远,一叶知秋”,你的招牌如此,内涵也好不到哪儿去!所以这位领袖真是:知人善任。记得一头大象表演完退场时跟在一头小象的后边,他们已经被培训到后面的象必须用鼻子勾住前面象的尾巴,这后头的是头大象,因此他的长鼻子一路走一路找前面的象尾巴——因为前面的象太矮太小。观众看到这天真凑趣的一幕,不由得哄堂大笑,平添一出喜剧。连大象都懂“秩序”二字,它可没论资排辈说:我是你老子,我个头儿比你大,我年龄比你长,凭什么用我那神气活现的大鼻子勾住你那不成气候的短尾巴?哼!啊~~呸!——事实是我们看见连畜生都遵章守法,难怪俗话说:盗亦有道。马戏团是社会地位很低的,甚至好人家不肯让自己的儿女进入这个行当,但是:行为纯正的贫穷人,胜过乖谬愚妄的富足人!所以民间有句俗话:牡丹虽美空艳丽,枣花虽小结实多。见过枣花吗?春天时它只有小黄米粒那么大,不注意的话,你根本不会认为它是花,好像小嫩叶儿,但是空气中就有一股清甜的香气飘着;但到了秋高气爽的时候,它可就硕果累累压枝低喽。
      
      虽然是人家请我看戏,我猜这样水平的表演要60美元一张票,没成想最后听说票价只有25美元——呜呼哀哉!我几乎热泪盈眶现场掏腰包奉献了,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你想这样庞大的场面,这些演员背后的辛苦血汗,而票价却这么低,真是于心难忍!不由得感慨:什么时候我们的事工可以让世人有一种“于心不忍”的爱从心底涌出,巴不得掏腰包来支持我们的事奉,而不是我们费尽心机地归劝人们奉献,甚至有时到了“敲骨吸髓”的地步。因为是人就有良知,连地上的表演者都博得人性良知的同情和施舍,更何况我们事奉的是天上的神,如果我们的事奉可以做到“天人感应”,何忧之有?“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淡定从容不也是信心的宣告吗?
      
      神的话说:因为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因此“以戏喻工”不算新发明,因为连保罗都这样认定自己使徒的服事。马戏杂技演员演砸了就没饭碗了,最后只好流落街头卖艺卖身,算是同行中的潦倒落魄结局;但是做主工胡来的话,最后看到的就只有皇帝的新衣了——不但贻笑大方,还会遗害无穷呀。
      
      主后二零一零年八月七日于
      洛杉矶钻石岗寓所

 

回到預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