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預覽

《颂羔羊》曲风放送(中)

--   董晓卿牧师

      当时的神学院,大陆背景的人我是唯一唯二。坐在案前,圣灵在那午夜时刻首先让我看到中国——我的祖国:历史悠久的土地,博大精深的文化,勤劳勇敢的百姓,智慧豁达的文明;同时又是灾难深重的民族,久经战火的燎原,苟延残喘的道德,迷失方向的心灵!但是内心一个声音响起来:神州回荡颂羔羊!于是第一首诗歌出来:
      
      《颂羔羊》
      神儿当自强,
      属天使命予担当,
      不畏寒天降雪霜,
      但求基督义气彰。
      
      神子耶稣胜死亡,
      唯主十架配传扬,
      歌声扬起飘边疆,
      神州回荡颂羔羊!
      
      未来,当中国的边疆民族脱离回教和佛教的捆绑而传诵羔羊的诗歌时,就是中国要全面复兴的时刻!因此,神提醒我:这至暂至轻的苦,为要成就那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因此不要被眼前的困苦压倒,即使寒天的雪霜也不能使青松弯腰,要向前方和远方观看,我们的盼望就是:神州回荡颂羔羊!
      
      《主为良牧》
      主为良牧我跟随,
      主为美酒我沉醉,
      主为知心度年岁,
      以爱为约永不悔。
      
      也曾憔悴,也曾心碎,
      也曾孤单,也曾落泪。
      纵然仇敌,环绕四围,
      纵然黑暗,时时逼催。
      
      良人引我入室内,
      怀中没药散芳菲,
      百合花中日影飞,
      良牧与我永相随。
      
      在“雅歌”中说到:良人属我,我属良人,他在百合花中牧放群羊!他窜山越岭而来,他的头上满了雾水,他为了从失落的世界寻找我们,在黑暗和艰难中一心牵挂我们,昼夜兼程地寻找,而且他从窗棂往里观看,他又怕惊动我们——这就是我们的主耶稣!
      
      他呼唤我们: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来与我同去,因为冬天以往,雨水止住过去了。地上百花开放,白鸟鸣叫的时候已经来到,斑鸠的声音在我们境内也听见了,你我往田间去,往葡萄园去……我们的肉身会在这个世界不断地面临失望、沮丧、疾病、飘荡,我们又会害怕跟随牧人会遭遇新的苦难。但是,良人告诉我们,他是牧人,他是引导我们的,替我们遮挡风雨的。冬天会来到,但是寒冬过后一定有明媚的春光;暴雨之后一定有美丽的霓虹!我们灵魂所遭遇的,当王带我们进入内室时,怀中的没药将我们顷刻医治,因为没药是防腐的香料,是对抗死亡气息的良药。复活后的新生不就是为了跟随良牧在百合花中牧放群羊吗?
      
      《归如风》
      无言无语亦无声,
      无欲无求亦无形。
      心内清净但求主,
      金爐香飘曳摇升。
      
      基路伯间荣华显,
      宝座台前闻父言。
      直到无玷无污时,
      如风归去冰心见。
      
      等候神的过程就是亲近神的过程,而这个过程需从自洁开始,因为人非圣洁不能见主的面。旧约的大祭司每年在两基路伯间献上祭牲的血,神的荣光就在两基路伯间显现,悦纳献祭,赦免罪孽,并且传递话语。如今我们因基督的血可以随时坦然无惧地来到神的施恩宝座前,为要蒙怜恤,得恩惠,作我们随时的帮助!我们的等候如同献祭,而且最高的境界就是“心在物外,身与神游”,得听他慈爱的声音。我们的等候就是预备自己的过程之一,在这个恶浊的世界中,只有神可以使我们不断被洁净,当神来时,我们被提到空中,如风归去,不再需要言语,不再需要辩白,一片冰心诚可见!
      
      《一生的归依》
      茫茫世间,
      我找到了你,
      你是我一生的归依。
      历经艰难,
      你伸出膀臂,
      从此历经你的惊奇。
      
      神子,人子,
      你赐我勇气,
      是你的爱永不放弃。
      历经黑暗,
      你不曾改变,
      恩典是我年岁冠冕。
      
      我要歌颂你到永永远远,
      就算是阴霾或蓝天,
      因你的信实永远不改变,
      唯有你,照亮世界!
      
      这是一首广东话诗歌,我不太会讲广东话,只是在香港宣教时学了一点点。但是我从小就喜欢唱广东话的歌曲。记得初中时,中国渐渐开放,港台歌曲是那么真情动人,令人心驰神往,因此我有了一点广东歌的根基。
      
      不过这首诗歌的来历却完全是出于圣灵的:2007年初,我在香港宣教的时间告一段落,我似乎感受到以后不会经常来这里宣教了。离开前夜,我辗转反侧,又“今夜无法入眠”:想到神曾经在这里的工作,还有许多在压制当中的平头百姓,香港生存的竞争压力,窄小而昂贵的生存空间,每日报道自杀的版面就是一整个版面。我的内心涌动着许多不安和忧伤,忽然一个美妙的旋律进入心中,我仿佛听到这首诗歌在夜深人静中美妙地唱着,我赶快找到小录音机,把它唱录下来。
      
      多少次,我梦想在香港有更多的受压制的人认识真神,而且有圣灵的能力来对抗偶像、淫乱、疯狂、忧郁、绝望和贪婪。这个梦也不是来自我自己,我甚至在梦中听到这首诗歌在教会传唱,神要使用它带下圣灵的恩雨给他在香港的儿女。(待续)

 

回到預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