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預覽

《颂羔羊》曲风放送(上)

--   董晓卿牧师

      《颂羔羊》音乐专辑在许多人的关心和支持下终于诞生了。我不是诗人,也不是音乐家,更不是歌唱家,因此,这个专辑的诞生完全归荣耀给我们的神!
      
      2006年,在读神学院第三年时,我已经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无论是周围的人事环境还是我的心理承受力,告诉我一个事实:你不可能走下去了,退出吧,这条路已经到尽头了!
      
      我也按着肉体的感受为自己退回世界的道路做了安排。我内心的痛苦已经到了不愿表达和拒绝面对的程度。俗话说:哀大莫过于心死——甚至我回避听到“耶稣”的名字——因为只有这个名字会让我内心深处那个隐痛一触即发。我也相信自己已经有足够的理由回到世界去作个普通的基督徒——礼拜、奉献、接受祝福、没有传道的压力,没有道德舆论的压制,心灵享受一个更大的自由空间——当然也明白:天上的奖赏和地位一定没有那么高。可是,当一个人的承受能力到达极限时,若没有特别的恩典和眼光,有谁能高瞻远瞩到永恒中的奖赏呢?那是一个太高的境界了!
      
      但是,我们纵然失信,神是守约施慈爱的神!他有百般智慧将我们从阴间的低谷一跃而起地拉到他的施恩宝座前。记得那天晨祷时,一位弟兄受圣灵感动看到一幅异象,他泣不成声地说:我看到许多小麻雀,它们张开口,它们好饿好渴,它们却没有妈妈,没有人喂它们……说完他放声大哭。圣灵的同在是那么强,我的眼泪已经喷涌而出——因为这是神在呼召我时在梦中曾给我看到的一幅图画,我甚至看到许多人因没有一个它们需要的祷告就死在呼求中了!神触动了那起初的爱,他将这爱埋在我的心底,虽然世俗的苦难让我以为这爱已经被淹没而消灭了,但是这种子从没有死亡,而是在神的时间它又奇迹般复活了!
      
      紧接着,一位在苦难中服事神的女传道来到我们当中分享她如何面对被捕、面对审讯、面对逼迫,她的故事和许多人的故事情节相似,但不同的是:她分享所有的过程没有那种约定俗成的悲伤语调和适时的情绪调动,而是语气缓和,甚至可以说是充满一种淡定和喜乐,好像在述说别人的故事或一个小喜剧——这是我不曾见识过的!她在所有在人看似应该痛心疾首的过程里却一路嬉笑着对每一个审讯她的人传讲福音!圣灵的能力大大临到我的内心,我的眼泪一直没有停过。我忽然之间明白了:为什么保罗和西拉可以在监狱中赞美神,因为他们已经超越了世俗中一切可以看见的事物而独独有神的同在环绕。他们的自由是世界无法夺取的!监狱和锁链原来都可以成为无形,当一个人的内里被基督的同在充满时!
      
      悔改的灵已经淹没了我:神已经透过他的方式光照我这个软弱的逃兵和疲兵,在神的能力和荣光中,仿佛自己的赤裸和丑陋已经无处遁形,我只好用手臂遮挡自己长满大麻风的身体,我跪在了他的面前。但是内心的一丝狡诈使我还向神祈求一件事——我需要在日落前收到一通电话,这个电话必须从指定的地点打来,而且是请我去服事的!神怜悯了我这个小信的人,在日落前就如我祈求的,这通电话打来了!同时一位姐妹与我同进晚餐。神不放过我,通过她的口,她又分享她在南非的牧师如何禁食倚靠神买下价值50万的教堂,后来有人出8倍的价钱他不为所动,而且他如何坚持为失丧的灵魂去传道,即使去的家庭放狗咬他,他仍不放弃,因为那是神的感动,后来放狗咬他的姐妹成了一位极其虔诚的基督徒!
      
      ——我无话可说了,所有的监牢顷刻之间成为天堂,所有的锁链顷刻之间成为金链,所有的痛苦顷刻之间成为欢喜,所有的障碍顷刻之间成为阶梯!我那夜无法入眠,如同有首咏叹调:今夜无法入眠。可咏叹调说的是爱情,而我的“无法入眠”说的是超越世俗的情爱——我大口地呼吸每一口空气,仿佛死过刚复活的人;我大声呼唤圣灵的同在,仿佛失去他我会死去;我深深地悔改,仿佛从不曾悔改过!圣灵大大降临在我的小房间中,我看到他的荣光充满——我再次体验到什么是因圣灵而重生!
      
      那时,圣灵指示我坐下来写东西,写什么呢?我不知道,只感到心中有无限的美好要喷涌而出,如同涨潮的水要漫过海滩和礁石。我顺服地坐在了案前,于是一首一首诗词付诸笔端,从夜里12时开始,一直到凌晨……(待续)

 

回到預覽